Category Archives: 國際政治

從梁振英宣布退選想起

梁振英。(來源:AP)

梁振英。(來源:AP)

從梁振英宣布退選想起
趙平復
2016年12月9日

很多人慶祝梁振英宣布不競選連任,「感謝」其次女此中的「貢獻」,並「預祝」梁坐牢云云。這除了表明了這類人的「公民質素」,和所謂「民主精神」到底所謂何事之外,並沒有任何其它的內容。

在梁振英還未上台之前,某些「左翼」團體曾「研討」,梁將會試圖以房屋問題為突破口,在普羅市民之中建立支持特區體制的壓倒性大多數,在根本上逆轉民意——確立所謂「威權民粹主義」,或所謂新加坡式的管治——所以必須全力抵制云云。

現在梁振英走了,「左翼」很高興,他們的實際效忠對象大資產階級也很高興,經過他們的「成功抗爭」,恐怕再沒有特首,會像梁振英將拼命覓地興建公營房屋作為施政重點、推行壓抑樓價上升的各項措施。這些政策,儘管可以損害部分大資本的既得利益,但根本目的在於維護資本主義的整體穩定。將梁振英的土地政策同「赤化」相提並論,不過是證明了他們沒有忘記港英大建公屋收買人心的舊事而已。

現在,反體制人士可以繼續在謳歌帝國主義和捍衛本土資本主義的同時,繼續攻擊特區政府「無視房屋問題」、「不理人民死活」,將他們心中的烏克蘭雪球、越滾越大。

如果《蘋果》所傳言的,關於王光亞勸退梁振英的說法是事實的話。那會有兩大可能性:一,北京當局或會試圖與泛民及其背後的帝國主義「緩和」(「回鄉證」問題是一種表示。我相信在特朗普政府表明對華政策之前,此前被剝奪「回鄉證」的大多數堅持反共立場的泛民人士,都不會申領);二,北京當局會扶植比梁振英「更強硬」(實則更損害大資產階級利益)的人成為特首。以建制派內部和香港所處於的國際環境去看,第一點的可能性會更大。

北京官僚階層,在面對美帝可能和俄國「緩和」,聯合對中國施壓的前景之下,能不能像1964年至1971年期間「勇敢挺過」(當然,之後就是聯美反蘇),還是在帝國主義和資產階級的壓力下,像戈爾巴喬夫一樣推動徹底的「緩和」——即全面私有化和向親帝勢力開放政權——將自己從黨幹轉型為「企業家公民」,將人民共和國變為資產階級共和國,以謀「永遠的和平」?這就是將來五至十年的最大政治問題。

第二次帝國主義世界大戰,在大蕭條之後的10年,才全面開打。我們現在離此次大蕭條的開端已經8年,先後爆發了利比亞、烏克蘭、敘利亞、也門等局部戰爭。帝國主義諸國主流政壇的全面右傾化,和港台極右勢力的形成,並不是偶然的,它所表現的,是世界資本主義的停滯不前,和工人階級社會主義力量長年缺席,思變的人群「自然地」從「正統的」資產階級民主思想、流向「最正統的」本土優先排外主義。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國際政治, 大陸問題, 港台民粹運動

「香港保衛戰」的港英粉與「支那論」

1941年,日帝侵略者為「支那人」準備的一種宣傳畫。

1941年,日帝侵略者為「支那人」準備的一種宣傳畫:「抗戰建國」「終於焦土」;「和平建國」「直抵樂土」。胖胖的「支那人」拿著「和平親日」的雨傘,帶著太太和兒女和狗兒,走向懸掛汪政權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和日章旗的城池。(網絡圖片)


「香港保衛戰」的港英粉與「支那論」

杜關山
2016年12月8日

某團體將於下週日舉辦「香港保衛戰75週年」的導賞團,在「日軍75年前登陸香港島的一天」,「重新認識過去,並向保衛香港的軍人致敬」。

能認識過去是好的。向保衛香港的軍人致敬,乍聽起來,也是理所當然的、應該的。

但如果大家還不算善忘的話,相信都會記得,正是在兩個月前,有港獨派議員在立法會宣誓就職時,以「支那」一詞取代中國。

「支那」是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者對中國的蔑稱。

一方面組織「香港保衛戰」的導賞團;另一方面不斷為「支那論」辯護、正名。

在去年抗戰勝利七十年之際,在香港出現了一種論述,指在香港的抗戰活動是由英軍所領導的,故「香港重光」與中國、與「中共的抗日紀念」據說是「完全無關」。

這場由英軍所領導的「保衛戰」,維持了兩個星期。兩個星期後,英軍投降。

如此說來,「向保衛香港的軍人致敬」這句話,則意味深長。這樣的話,在香港的抗戰史中,就能將屬游擊隊性質的東江縱隊和港九大隊排除在外,而僅承認由英軍所領導的「正規戰」。

東江縱隊和由香港原居民所組成的港九大隊,這個過去,這種歷史,在這個時代裡,無人問津,亦無人提及。

在抗戰期間,港九大隊主要任務是進行情報工作、展開抗日宣傳、切斷日軍的補給線、破壞日軍設施。同時,營救盟軍也是港九大隊的重要工作之一。

據陸恭蕙的《地下陣線》一書所說,在日軍投降後、英國部隊到達香港之前,港九大隊是島上唯一的軍事力量。而及後由於兵力不足,英軍甚至要求港九大隊協助維持治安。

在同一本著作中,陸恭蕙指出「在戰時中共從來沒有停止在香港活動」。

香港淪陷後,中共廣東省委書記張文彬與廖承志等人制定營救滯留在港的文化和民主人士的方案,並成功將近八百名有關人員轉移至大後方。後來張文彬在向東江根據地撤離的途中,被叛徒出賣,遭國民黨特務逮捕,病逝於國民黨監獄中。

是什麼使得這些「真正」的「香港人」,在紀念這種由英軍獨家譜寫的「香港保衛史」的同時,亦向當年侵略香港、犯下過無數的罪行的日帝侵略者作出「和解」,甚至仿效呢?

他們當然未曾忘記日軍曾侵佔香港。但這一切,只停留在戰略遊戲般的攻防意義上。

不需直視帝國主義的侵略和擴張,不需觸碰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在世界各地所犯下的惡行。

如此,「支那」能說出口了;如此,本也是侵略者的殖民大盜也成了「英雄」。

附錄:港英的所謂「保衛香港」

「由於英國就中日戰爭採取中立,直到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開始前,香港一直是非戰區,殖民當局不得不謹慎對待敏感問題。他們對中國人自然是同情,並未取締香港華人援助大陸抗戰的活動。然而,港英當局無膽惹怒日本,也不敢無視英國政府1938年9月宣布香港為中立區的政策。因此,香港當局不僅禁止反日集會之類的活動,還審查反對日本的中文報章。港英當局拒絕了立法局內華人非官府議員為內地提供救災資金的要求,也不允許香港紅十字會派人支援內地。不過,無論是國民黨還是共產黨在香港為內地抗戰籌款,當局都視而不見。」

摘自陸恭蕙《地下陣線──中共在香港的歷史》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國際政治, 港台民粹運動

菲德爾

《跨時》按:2016年11月25日,古巴革命領袖菲德爾·卡斯特羅逝世,享年90歲。謹以巴拉圭左翼記者和作家愛德華多·加萊亞諾(Eduardo Galeano, 1940-2015)此篇對菲德爾及其領導的古巴革命的評價,悼念這位世界反帝革命運動的巨人。
本文摘自加萊亞諾所著的《鏡子:幾乎包羅萬有的歷史》(Espejos: una historia casi universal,2008),是其中近600篇關於世界歷史的短文之一。加萊亞諾的代表作
,是批判新老殖民主義對拉丁美洲的統治的《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Las venas abiertas de América Latina,1971)。
譯者從西班牙語原文翻譯,參考了馬克·弗里德(Mark Fried)的英譯本。

2016年12月4日,勞爾·卡斯特羅向菲德爾·卡斯特羅墓碑行軍禮。

2016年12月4日,勞爾·卡斯特羅向菲德爾·卡斯特羅墓碑行軍禮。(來源:Granma)


菲德爾
愛德華多·加萊亞諾
2009年
趙平復、吳康雄譯  集體校訂

菲德爾

Fidel

他的敵人們說
他是把沒有異議和團結一致
混為一談的
無冕之王。

Sus enemigos dicen que fue rey sin corona y que confundía la unidad con la unanimidad.
His enemies say he was an uncrowned king who confused unity with unanimity.


在這件事兒上

他的敵人們說對了。

Y en eso sus enemigos tienen razón.
And in that his enemies are right.


他的敵人們說

如果拿破崙有一份
像《格拉瑪報》一樣的報紙,
沒有一個法國人
會知道滑鐵盧的慘敗。

Sus enemigos dicen que si Napoleón hubiera tenido un diario como el “granmma”, ningún francés se habría enterado del desastre de Waterloo.
His enemies say that if Napoleon had a newspaper like Granma, no Frenchman would have learned of the disaster at Waterloo.


在這件事兒上

他的敵人們說對了。

Y en eso sus enemigos tienen razón.
And in that his enemies are right.


他的敵人們說

他執政的辦法
是多多的講和少少的聽,
因為他聽慣了自己的回聲
而不是別人的聲音。

Sus enemigos dicen que ejerció el poder hablando mucho y escuchando poco, porque estaba más acostumbrado a los ecos que a las voces.
His enemies say that he exercised power by talking a lot and listening little, because he was more used to hearing echoes than voices.


在這件事兒上
他的敵人們說對了。

Y en eso sus enemigos tienen razón.
And in that his enemies are right.


但有些事情,他的敵人們是不會說的:
他不是為了名留青史而裝模作樣
才袒胸直面侵略者的子彈,

Pero sus enemigos no dicen que no fue por posar para la Historia que puso el pecho a las balas cuando vino la invasión,
But some things his enemies do not say: it was not to pose for the history books that he bared his breast to the invaders’ bullets,


他和人們同舟共濟

經歷了一場又一場的颶風,

que enfrentó a los huracanes de igual a igual, de huracán a huracán,
he faced hurricanes as an equal, hurricane to hurricane,


他挺過了637次的刺殺,

que sobrevivió a 637 atentados,
he survived 637 attempts on his life,


沒有他的感染力

殖民地就不可能
改造成了新古巴,

que su contagiosa energía fue decisiva para convertir una colonia en patria,
his contagious energy was decisive in making a country out of a colony,


新古巴挺過了

在大腿上攤好了餐巾
拿著刀叉準備吃掉她的
十位美國總統,
所仰賴的
並不是魔咒或神蹟。

y que no fue por hechizo de Mandinga ni por milagro de Dios que esa nueva patria pudo sobrevivir a 10 presidentes de los estados unidos, que tenían puesta la servilleta para almorzarla con cuchillo y tenedor.
and it was not by Lucifer’s curse or God’s miracle that the new country managed to outlive 10 US presidents, their napkins spread in their laps, ready to eat it with knife and fork.


他的敵人們從來都不會指出

古巴是世上稀有的
沒有參加擦鞋墊世界杯1
國家之一。

Y sus enemigo no dicen que Cuba es un raro país que no compite en la copa mundial del felpudo.
And his enemies never mention that Cuba is one rare country that does not compete for the World Doormat Cup.


他們不會說

在懲罰中成長的這場革命,
只是在掙扎求存
還不能實現理想。

Y no dicen que esta revolución, crecida en el castigo, es lo que pudo ser y no lo que quiso ser.
And they do not say that the revolution, punished for the crime of dignity, is what it managed to be and not what it wished to become.


他們也不會說

正是帝國主義的封鎖,
使現實和願望之間的牆
長得越來越高,
扼殺了古巴自身民主的發展
逼使古巴社會實行軍事化,
為永遠給每個答案
都準備好了問題的
官僚階層,
提供了延續自己的大義名分。

Ni dicen en gran medida el muro entre el deseo y la realidad fue haciéndose mas alto y mas ancho gracias al bloqueo imperial, que ahogó el desarrollo de una democracia a la cubana, obligó a la militarización de la sociedad y otorgó a la burocracia, que para cada solución tiene un problema, las coartadas que necesita para justificarse y perpetuarse.
Nor do they say that the wall separating desire from reality grew ever higher and wider thanks to the imperial blockade, which suffocated a Cuban-style democracy, militarized society, and gave the bureaucracy, always ready with a problem for every solution, the alibis it needed to justify and perpetuate itself.


他們也不會說

無論這一切是多麼的悲苦,
縱使飽受外來侵略和國內高壓,
這個苦惱但頑強的島
還是育成了整個拉丁美洲
最少不公義的社會。

Y no dicen que a pesar de todos los pesares, a pesar de las agresiones de afuera y de las arbitrariedades de adentro, esta isla sufrida pero porfiadamente alegre ha generado la sociedad latinoamericana menos injusta.
And they do not say that in spite of all the sorrow, in spite of the external aggression and the internal high-handedness, this distressed and obstinate island has spawned the least unjust society in Latin America.


他的敵人們不會說

這壯舉是人民犧牲的成果,
也是擇善固執、古道熱腸的他
——像他的那位聞名天下的
卡斯蒂利亞的田野上的老伙計一樣2——
永遠和失敗者們並肩作戰的成就。

Y sus enemigos no dicen que esa hazaña fue obra del sacrificio de su pueblo, pero también fue obra de la tozuda voluntad y el anticuado sentido del honor de este caballero que siempre se batió por los perdedores, como aquel famoso colega suyo de los campos de Castilla.
And his enemies do not say that this feat was the outcome of the sacrifice of its people, and also of the stubborn will and old-fashioned sense of honour of the knight who always fought on the side of the losers, like his famous colleague in the fields of Castile.

 

譯注:


  1. 指弱國競相被帝國主義踐踏的現象。 
  2. 唐·吉訶德。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詩歌, 跨時首發, 國際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