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屆特首選戰開幕

johnTsangBBC.jpg

曾俊華宣佈正式參選第五屆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照片來源:BBC中文網

第五屆特首選戰開幕
尹維傑
2017年2月9日

第五屆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將於下週二(2月14日)開始進入為期兩個星期的提名階段。宣佈參選人士將需要得到至少150名選委的提名,方可獲得參選資格。提名將以記名方式進行,正式投票時則會以「暗票」,即不記名方式進行。候選人必需得到至少過半數選委支持,方能被中央政府任命為特區政府首長。

在目前宣佈將會參選的人士當中的五位,在香港的主要媒體上有比較高的曝光率,他們是:香港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暫委法官胡國興、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前保安局局長兼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和社會民主連線主席梁國雄。

社會普遍認為,這五位宣佈參選人,最有可能成為正式的候選人。

資產階級選舉是一場消耗人力物力的愚民遊戲。筆者不支持任何候選人,不認為工人階級在目前的對壘中可以得益。這篇短文的目的,只在於紀錄若干想法和分析。

到目前為此,以民建聯和工聯會為首的傳統愛國左派勢力已表示傾向支持林鄭月娥,持同樣態度的,還有鄉議局、新思維和民主思路;泛民主派方面,在梁國雄還沒有參選之前,傳統的泛民勢力均明確表明不會支持林鄭月娥。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表示偏向支持胡國興。

傳統愛國左派的旗艦組織民建聯和工聯會表態支持林鄭月娥,意味著她得到了中央政府的支持;而曾俊華所代表的,則是建制陣營內的部分資產階級勢力和部分原港英殖民政府高官群體。

lamChengTVB.jpg

香港最大政黨、手握過百選委票的民建聯於上週六(2月4日)約見行政長官參選人林鄭月娥,該次會面有150多名民建聯成員出席。隨後,民建聯又先後於 2月6日、2月7日,分別約見另外兩名參選人葉劉淑儀及曾俊華,分別有50多名及70多名成員出席。(照片來源:電視截圖)

按趙平復在〈小圈子特首選舉的大圈子邏輯〉一文中的分析,第四屆行政長官選舉的結果,既反映了各大階級力量的對比,也恰好相當接近當時的「民意取向」。儘管本屆特首選舉還沒有進入提名階段,更遑論是正式的候選階段,故現在雖已踏入廣義的選舉階段,但民意調查的浮動,在選舉舉行前的七個禮拜,還存在著許多的變數。

事實上,行政長官選舉並不像部分泛民人士所宣傳般,完全不受民意左右。上一屆的選舉,就是北京順應「民意」的變動,一反扶持「民族資本」執政的「常態」,放棄大資產階級的候選人,轉而促使疑似「共產黨員」登上特首寶座的戲劇性例子。

目前樣本人數為1000人以上的民意調查顯示,曾俊華在宣佈參選人士之中,有最高的支持率。曾俊華的民望若持續名列前茅,將會對北京做成莫大的尷尬。

林鄭若敗,非但「小圈子選舉」確保北京意志的功能破滅,更意味著北京在港英殖民時代末期打造的,統合本地中共陣營、華人資產階級和原港英高官群體的「愛國統一戰線」,將會面臨嚴重的危機:建制陣營在上屆特首選舉中暴露的裂痕將會進一步擴大,動搖「一國兩制」穩定運作的基礎和建制陣營對北京的向心力。林鄭若在民意遠遠低於曾俊華的情況下當選,「小圈子選舉」機制的合法性同樣會遭受重創;若得票低於梁振英的689票、「再創新低」當選,同樣會給予泛民陣營進行廣泛動員的燃料,進一步促使建制陣營的分化,使主張同泛民(及其背後的帝國主義)妥協的勢力抬頭。

行政長官作為經「香港各界」選舉產生的「治港港人」,是香港政府的首長,對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與此同時,行政長官受北京任命,對中央人民政府負責。換言之,行政長官是「一國兩制」的樞紐。

據稱引發了佔中運動的人大常委8·31決定,最為泛民詬病的內容,是提名委員會全體委員半數以上支持的門檻。眾所週知,高提名門檻的目的,就是避免公然反共反中、反對「一國兩制」的人物成為候選人。當然,這種「篩選安全機制」有效運作的政治前提,就是建制陣營團結一致、穩固地控制提名委員會的過半數——這一屆特首選舉的結果,將會對這個機制和「一國兩制」的命運,產生深遠的影響。

林鄭被稱為「CY 2.0」,被自稱代表庶民的泛民一致深痛惡絕。同時,她為了爭取商界支持,高調表示自己「不是社會主義者」,這種曲折的、「反常識的」階級鬥爭的反映,是一個「十分香港」、非常值得玩味的現象。相比之下,長期主管財政的曾俊華,極少宣揚自己曾經長年被泛民(和部分建制)斥責的「理財政績」,他的選舉工程的重點,是訴諸「香港中產精英」的「溫和形象」,大打「民望牌」。

02.jpg

梁振英在2012年1月31日在柴灣區探訪長者,當時他還沒有遞交參選2012年行政長官選舉的提名表格。(照片來源: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網頁

另一方面,泛民陣營發生了應否「含淚」支持曾俊華之議論,湧現出這兩種主流觀點:一,指曾俊華是建制中人、長年任職高官,參與多項泛民批判為損害民生的政策的制定和執行,和林鄭沒有根本的差異;二,或許正因曾俊華的「溫和保守」財政官僚資質,和貌似緊隨梁振英「赤化」日程的林鄭月娥相比,「兩害相權取其輕」,應該是“lesser evil”。

泛民多年來的「論述」的核心內容,就是選舉雖然未必可以產生最好的管治者,但至少可以產生「沒那麼差」的管治者,若遇上「真的很差」的管治者,也可以一次另選云云——換言之,「選擇」本身就是「核心價值」。按照這種邏輯,在這次選舉中掌握300多票(佔總票數約27%,幾近鼎足而三)的泛民,如果目的真的在於盡量維持香港現狀、終結以「盲搶地」和「赤化」為標誌的「梁振英路線」,那他們沒有理由不聯合離心的那些資產階級勢力、全力支持完全有機會當選的曾俊華——除非,他們能向受眾說明他們的「論述」是鬼扯,或公開承認他們真正的「願景」,是使香港成為獨立的政治實體。

另一個事實是,泛民若全力票挺曾俊華,亦不會見得有多「含淚」:在「愛國統一戰線」停滯不安、離心勢力躍躍欲試的情況下,政治綱領明確、相對「同心同德」的泛民,有可能成為體制內新的決定性多數的核心,完遂在內部瓦解特區體制的戰略目標。無論曾俊華當選或高票落選,甚至因此出現流選,長年推廣「去政治化的政治」的北京政權所設定的「小圈子選舉」機制,都會遭受毀滅性的打擊。

可以推想,只要曾俊華和林鄭月娥對決的格局不變,泛民在這次選舉中絕不會是輸家,只有大贏或小勝的差異。

真正稱得上含淚投票的,是那些心底裏支持「保守平穩圓滑」的曾俊華,但因為被北京動員,因此不得不支持林鄭的那些「愛國人士」。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港台民粹運動

小圈子特首選舉的大圈子邏輯

《跨時》按:本文在佔中運動期間撰寫,分析了上一屆小圈子特首選舉的階級政治邏輯,著重指出泛民「左翼」「反專業精英」民粹主義的虛偽性和自利性。我們加上了兩張展示2016年選委會選舉情況的圖表,給讀者參考。


簡析2011年選委會和2012年特首選舉
趙平復
2014年10月5日

泛民「左翼」推廣普選萬能論的一個核心觀點,就是在廢除以「偏袒商界和專業人士」的選舉委員會為藍本的提名委員會之後,經過「無篩選」的「真普選」,可以選出一個「合符民意」、並因此會著力解決民生問題的行政長官。

在此用2011年選舉委員會和2012年特首選舉為例,簡略的分析這種說法是否屬實。

選舉委員會由四大界別組成。資本家代表主要集中在第一界別和第四界別中的政協和鄉議局兩部分,共有約450席,即全體選委的37.5%左右。

在2011年的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之中,這450席,基本上由支持唐英年的候選人奪得

在專業人士的第二界別之中,泛民奪取了教育、高教(即意識形態規訓機關)、資訊科技、法律(即香港資本主義制度的司法核心)等界別的全部或大多數席位;在第三界別的社福界中(即調節社會矛盾的機關),泛民奪取了60席中的59席。泛民在此屆選舉委員會中,共獲得205席,即全體選委的17%左右。

對比2016年選委會選舉。黃色、藍色、紅色分別為泛民、原「唐營」和原「梁營」當選選委的集中界別。

2016年選委會選舉:黃色、藍色、紅色分別為泛民、原「唐營」和原「梁營」當選選委集中的界別。(綜合媒體報導)

2012年特首選舉三名候選人獲得的提名如下:

唐英年:390票;梁振英:305票;何俊仁:188票

在2012年1月至3月選舉期間,在大部份樣本人數為一千以上的民意調查之中,梁振英的支持率超過四成,最高時更過半;唐英年為25%左右;何俊仁則徘徊在10%左右。

特首的選舉結果如下:

梁振英:689票(57.4%)

唐英年:285票(23.8%)

何俊仁:76票(6.3%)

由此,可以得到若干結論:

1. 梁振英的核心支持者,並不來自資產階級,而是來自以中共所領導的基層團體為支柱的「愛國左派」陣營;

2. 泛民「左翼」攻擊選委會「偏袒專業人士」,但泛民黨派恰好就是以專業人士為核心的。而且,泛民在現行的體制之中,在司法、教育和社會控制等重要機關之中,有壓倒性的支持度。換句話說,這些機關,現在就由泛民人士所操作。

因此,泛民「左翼」發表攻擊專業人士的民粹言論,其實是極不誠實的;也當然,一個以從事資本主義制度的意識形態、法律秩序和社會穩定的再生產的主要人員為核心的黨派,只會提出以他們的自身「專業利益」為依歸的民粹選舉訴求,是不會有能力或意願解決香港社會的結構性問題的;

3. 梁振英在特首選舉期間,主張「穩中求變」的新加坡式政府干預、強調自己願意解決基層民眾的問題,與醜聞多多的紈絝子弟唐英年相比之下,成為了民望最高的候選人

4. 在唐英年成為負資產之後,香港資產階級發生了分裂,有約四成的選委轉投了梁振英。另外,也有部分泛民選委投票給梁;在這種情況之下,梁振英獲得57.4%的選委支持,當選成為特首。這場小圈子選舉的結果,是相當接近三個候選人的民望的

5. 泛民「左翼」如果是真的左翼,按道理,是應該動員支持者反對香港資產階級、同時責成梁振英政府落實其基層政綱,改善勞動人民的生活條件,從而爭取改造政治板塊、形成以反對資產階級和爭取社會主義為原則的政治力量。然而,泛民及其「左翼」,從第一天起就要求梁振英下台。他們視梁振英為泛民最恐怖的敵人,恐怕梁一旦成功落實其政綱,香港社會的中下層,就會形成支持特區體制的大多數。他們公開的主張必須阻止梁振英成功施政,避免所謂「威權民粹主義」的實現。

6. 民意和民生並不是泛民「左翼」決策的真正動因——他們為了泛民可以利用社會矛盾、為最終奪取香港管治權創造輿論,盡全力阻止梁振英政府施政街頭運動不是別的,就是泛民及其「左翼」加劇社會問題和綁架民意的工具。一方面要求政府大建公屋、居屋,另一方面阻止政府如此的反東北開發「運動」,就極能說明泛民「左翼」的虛偽性。

7. 為了達成泛民奪權的目的,泛民「左翼」在佔中運動爆發的前夕,甚至公開主張同資產階級建立策略性的聯盟。條件很簡單,就是要對方認可他們的一些福利空頭支票。

8. 在現代選舉的條件下,誰越能在選戰期間把握輿論,誰就越能為自己創造民意,誰就越能當選。提名機制如何,直選還是間選,都沒有任何區別。泛民現在主張公民提名「無篩選」,其實並不是為了抽象的「國際標準」,更加不是為了他們只當作拉票手段的民生議題,而是為了超越反體制政客沒有機會成為候選人的提名機制,使反體制政客參與特首角逐合法化、為最終奪取香港管治權鋪路。

9. 總言之,相信謳歌英國君主制和美國金權政治的泛民,相信為奪權而不惜加劇和製造社會矛盾的泛民,相信他們提出的虛構的「國際標準」,相信他們的「真普選」本身可以解決社會問題,相信他們用這種理由發動出來的街頭運動,就是十分可憐的傻瓜。

10. 我們既不要做傻子,也不要做騙子。要揭穿騙子政客兜售選舉的馬戲,做懂得自己的切身利益,團結所有勞苦大眾,為工人階級的權益和社會主義的未來鬥爭的精明人。誰妨礙我們這樣做,不管他是什麼黨派,都是我們的敵人。

screen-shot-2016-12-15-at-11-07-51

2016年選委會各陣營分配:泛民若能聯合原「唐營」支持共同候選人,北京設計的「小圈子」選舉「安全閥」機制將會被徹底顛覆。(綜合媒體報導)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港台民粹運動

從梁振英宣布退選想起

梁振英。(來源:AP)

梁振英。(來源:AP)

從梁振英宣布退選想起
趙平復
2016年12月9日

很多人慶祝梁振英宣布不競選連任,「感謝」其次女此中的「貢獻」,並「預祝」梁坐牢云云。這除了表明了這類人的「公民質素」,和所謂「民主精神」到底所謂何事之外,並沒有任何其它的內容。

在梁振英還未上台之前,某些「左翼」團體曾「研討」,梁將會試圖以房屋問題為突破口,在普羅市民之中建立支持特區體制的壓倒性大多數,在根本上逆轉民意——確立所謂「威權民粹主義」,或所謂新加坡式的管治——所以必須全力抵制云云。

現在梁振英走了,「左翼」很高興,他們的實際效忠對象大資產階級也很高興,經過他們的「成功抗爭」,恐怕再沒有特首,會像梁振英將拼命覓地興建公營房屋作為施政重點、推行壓抑樓價上升的各項措施。這些政策,儘管可以損害部分大資本的既得利益,但根本目的在於維護資本主義的整體穩定。將梁振英的土地政策同「赤化」相提並論,不過是證明了他們沒有忘記港英大建公屋收買人心的舊事而已。

現在,反體制人士可以繼續在謳歌帝國主義和捍衛本土資本主義的同時,繼續攻擊特區政府「無視房屋問題」、「不理人民死活」,將他們心中的烏克蘭雪球、越滾越大。

如果《蘋果》所傳言的,關於王光亞勸退梁振英的說法是事實的話。那會有兩大可能性:一,北京當局或會試圖與泛民及其背後的帝國主義「緩和」(「回鄉證」問題是一種表示。我相信在特朗普政府表明對華政策之前,此前被剝奪「回鄉證」的大多數堅持反共立場的泛民人士,都不會申領);二,北京當局會扶植比梁振英「更強硬」(實則更損害大資產階級利益)的人成為特首。以建制派內部和香港所處於的國際環境去看,第一點的可能性會更大。

北京官僚階層,在面對美帝可能和俄國「緩和」,聯合對中國施壓的前景之下,能不能像1964年至1971年期間「勇敢挺過」(當然,之後就是聯美反蘇),還是在帝國主義和資產階級的壓力下,像戈爾巴喬夫一樣推動徹底的「緩和」——即全面私有化和向親帝勢力開放政權——將自己從黨幹轉型為「企業家公民」,將人民共和國變為資產階級共和國,以謀「永遠的和平」?這就是將來五至十年的最大政治問題。

第二次帝國主義世界大戰,在大蕭條之後的10年,才全面開打。我們現在離此次大蕭條的開端已經8年,先後爆發了利比亞、烏克蘭、敘利亞、也門等局部戰爭。帝國主義諸國主流政壇的全面右傾化,和港台極右勢力的形成,並不是偶然的,它所表現的,是世界資本主義的停滯不前,和工人階級社會主義力量長年缺席,思變的人群「自然地」從「正統的」資產階級民主思想、流向「最正統的」本土優先排外主義。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國際政治, 大陸問題, 港台民粹運動